中改院与挪威城市区域研究所共同举办“经济全球化与收入再平衡”专家座谈会

  时间:2018-10-30

    20181029日下午,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CIRD)与挪威城市区域研究所(NIBR)在海南海口举行“经济全球化与收入再平衡”专家座谈会。来自中挪两国20余位专家就贸易保护主义与中等收入群体、新形势下中国扩大中等收入群体面临的挑战与经验、老龄化社会中的政府与社会等议题进行了交流讨论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指出,中国在进入老龄化社会以后,无论是社会保障还是养老服务,都面临着新的矛盾问题。挪威的老龄化比我国严重,但是他们有应对经验。而且,挪威作为福利国家,其竞争力却并不弱,这既公平又有效率。当前,中国的养老服务需求很明显,但供给不确定性很大,这不仅是技术的供给问题,更重要的是整个制度和政策的安排问题。为此,需要研究老龄化社会中的政府与社会所涉及的相关问题。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原会长宋晓梧指出,全球遇到了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的挑战,收入分配问题得到广泛关注。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库兹涅兹曲线”没有自发出现,不少国家劳动收入占国民收入的份额在下降,全球面临着中产阶级坍塌的危机。我国这几年收入分配差距有所缓解,但是差距还是比较大,缩小分配差距的一些措施力度还需要加强。比如,社会保障缩小一次收入分配的差距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缩小收入分配差距需要扩大眼界,学习借鉴各国好的经验。 

    挪威城市区域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特斯里指出,挪威基尼系数0.25,收入差距没有其他国家那么明显。公共服务供给和财政可持续性有很大关系,其中最关键的问题是养老金与社会保障的可持续的财政支持。挪威2011年推进社保改革,就是要站在中长期角度来解决这个问题。 

    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郑京平指出,全球化导致收入分配差距,在国与国之间是缩小的,但在一国内部是扩大的。所谓经济全球化与收入再平衡更多的是对国别来说。贸易保护主义表面上似乎可以解决就业、增加收入,但长期看影响了全球发展,也影响了各个国家的发展,最终无论是哪个收入水平的群体都要受到负面冲击。 

  当前我国扩大中等收入群体面临的主要挑战是:首先,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以后,收入增长速度也相应放缓,这样对中等收入群体有影响;其次,房地产等资产价格涨幅减速或者价格下降,会影响到中等收入群体的收入、消费及预期;第三,中等收入群体面临医疗、教育等方面比较大的支出压力。扩大中等收入群体,需要减税、降费、稳通胀、发展。 

    挪威城市区域研究所研究主任米尔沃德认为,当一个国家经济更加繁荣,劳动者对自己的工作环境满意度更高时,才可以留住人才,激发工作热情,更好的发挥他们在全球经济中的优势。中国进入到改革深水区,需要二次分配,使普通居民能够享受更好的公共服务。把收入差距控制好,其中一种方法是建立完善的社会保障系统,让工人觉得他们是安全的,面对困难或在退休之后,能享有社会保障。 

    商务部欧洲司原司长孙永福指出,收入分配因素是贸易摩擦的起因之一,实质是全球化带来的跨国公司产业链调整所产生的问题;贸易保护主义的思想把这个问题异化了。实际上,经济全球化带来的产业链全球变化是动态的,对美国未必是坏事。从中长期看,推进全球贸易自由化对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是有益的。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常修泽认为,研究收入分配问题离不开产权,这方面要关注产权领域的六个新情况。一是农村土地制度变革;二是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允许员工持股;三是保护城镇居民房产;四是金融资产的波动;五是保护民营经济;六是保护知识产权上有明显进步。产权领域六个方面的新情况对中等收入群体规模的作用和影响,有的是正向的,有的是负向的,需要进一步深入研究。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倪红日指出,我国个人所得税对调节个人收入差距分配的作用是正向的,但效应比较小。这次个人所得税改革修正案有利于扩大中等收入群体,降低中低收入者税负。但对于依靠资产投资的人,作用有太大。这方面有待今后推进;从全球看,社会保障是全球问题。日本倾向较大幅度颠覆现有养老体制,解决政府债务问题。若成功的话,有可能对中国提供借鉴。 

    中改院院长顾问殷仲义认为,扩大中等收入群体,一个是在国有企业混改中推行员工持股制度,让他们成为中等收入者;二是保护知识产权,使科技人员能够进入中等收入群体;三是是改革城乡用地市场,让部分农民也能成为中等收入群体。四是税收和收入分配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要注重税收的调节作用;五是重视公共服务体系和社会保障。 

    国上市公司协会副会长李小雪认为,需要了解挪威在收入分配改革上是怎么走过来的,遇到了什么问题,产生了什么争论,选择了什么政策,效果如何。在借鉴国际经验时,需要了解把经验的前因后果和具体含义,以形成共识。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