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  研究队伍  |  媒体宣传  |  改革社区  |  基金会  |  院友会  

关于海南市场化进程指标的分析与建议

作者:陈文  时间:2002-09-05   浏览次数:0

北京国民经济研究所对全国各省(市区)市场化进程进行了跟踪分析,采用“主成份分析法”,通过5个方面共23个指标和分指标对各地的市场化相对程度进行测度,提出了《中国各地区市场化进程相对指数2001年报告》。我院也参与了本省数据的收集、整理工作。
  从《报告》中可知,海南市场化进程综合指数2000年排在全国第8位(这是根据调整后的指标得出的结论)。市场化的总体水平排在全国的前列。有近四成的指标进入全国前10位。基本反映了海南建省办特区10多年来市场化改革的实际情况。

一、海南市场化程度水平分析
  海南在全国市场化进程的相对指数排名1999年、2000年分别为第7位(6.38分)、第8位(6.41分),得分虽然提高了0.03分,但位次后移了1位,说明全国各地市场化改革的步子都在加快。名列前3位的是广东、浙江、福建(得分8.41、8.32、8.10)。差距的原因,见下述的指标具体分析。

2000年有关省份市场化程度

 

广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市场化程度排序

1

8.41

2

8.32

3

8.10

4

7.90

8

6.41

1.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3

7.99

1

8.37

11

7.12

2

8.12

17

6.02

2.非国有经济的发展

2

9.69

1

10.69

3

9.53

5

8.27

14

5.65

3.产品市场发育程度

5

8.89

4

8.99

1

9.88

2

9.61

17

7.65

4.要素市场发育程度

1

7.87

4

6.37

3

6.64

6

5.80

5

5.80

5.市场中介组织发育和法律制度环境

2

7.29

8

6.24

6

6.32

7

6.29

5

6.33


  从我们得到的指标分析看,海南“要素市场的发育程度”、“市场中介组织的发育和法律制度环境”二方面的指标均为全国第5位。虽然指标的设置并不能完全反映实际的情况,但却能从某些方面说明现实的问题。与全国其他省市相比较而言,海南这二个指标处在前列,市场化改革的程度相对较高。而“政府与市场的关系、非国有经济的发展和产品市场的发育程度”3个指标分别为全国第17、14、17位,居全国中游水平,这种状况与特区的身份相比差距较大,这3项指标应是市场化改革20年的主要成果,而在海南与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广东、浙江、福建等地)比较不能令人满意,虽然经济发展水平不能等同于市场化程度的高低,但从实际情况看,两者的确存在相互联系和促进作用。在政府参与经济活动的比重减少、非国有经济发展的所有制结构改革以及经济运行的市场化程度方面的进展情况相对滞后。这一方面说明了海南市场化改革在一定程度上后退了,另一方面也表明各地市场化改革的步子大大加快了。上述情况也反映出海南市场化进程的特殊性。

二、海南市场化程度指标情况分析及建议
  1、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海南“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指标中有5项分指标,其中“减轻农民的税费负担(以当地农民的税费负担占收入的比例为负相关指数)(注:负相关指数是指一项指标值越小,其排名就越靠前。)”和“减轻企业的税外负担(以企业负担的收费、摊派等占销售收入的比例为负相关指数)”二个指标分别居全国第3、5位,市场化程度较高。
  其他3项指标“市场分配经济资源的比重(地方财政支出占GDP的比例为负相关指数)”居全国第17位,海南市场分配经济资源程度不高,地方财政支出占GDP的比重相对偏高,政府财政在分配经济资源中还有较高的比重。
  “减少政府对企业的干预(以企业管理者与政府部门打交道的时间比例作为负相关指数)”居全国第27位。这是海南所有指标中在全国排名最后的1项,仅在新疆、贵州、青海之前。《报告》指出,在一些地方,由于政府机关办事效率低、规章制度和手续繁杂、政策和操作不透明,甚至某些政府工作人员滥用职权向企业和居民寻租乃至敲诈,使企业主要管理人员在企业管理与市场活动之外,经常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与政府部门和人员打交道,成为企业的一项沉重的负担。该指标表示较少的时间比重近似地反映政府对企业较少的干预,而表示较高的市场化程度,这一数据来源于对海南各地区30家企业的问卷调查。调查显示,海南企业管理者的工作时间用到与政府打交道的时间比例的情况是:分别各有6家占到20%、15%、10%;各有4家占到30%、5%;各有1家占到35%、18%、12%、8%。虽说这一单项指标不能完全反映海南政府与企业的关系状况,但却从一个方面反映了海南政府职能转变与其他地区相比存在的巨大差距,企业办事难的问题也相当突出。
  “缩小政府规模(以国家机关政党机关和社会团体年底职工人数占本省总人口的比例作为负相关指数)”居全国第25位。此项指标排名也偏后,与海南“小政府”这一建省之初就确定的改革目标相去甚远,政府部门机构膨胀,人浮于事,严重影响了政府的工作效率和形象。
  海南市场化进程、经济发展需要一个廉洁高效的政府,政府职能、行政管理方式、精干的公务员队伍对创造市场主体——企业良好的生存发展环境至关重要。
  2、非国有经济的发展
  “非国有经济的发展”有3个分指标。其中“非国有经济在全社会固定资产总投资中所占比重”指标居全国第4位,比重较高,从投资结构看,所有制的改革进展较快。
  但另二项指标“非国有经济在工业总产值中所占比重”、“非国有经济就业人数占城镇总就业人数的比例”分别居全国第16、21位,处在中下游水平。非国有经济在工业生产(前3名为浙江、广东、江苏)、就业(前三名为浙江、广东、福建)方面与沿海发达地区相比差距较大,从沿海地区的发展看,以市场为导向的非国有经济部门的迅速发展对经济增长和市场化作出了最重要的贡献,而海南非国有经济的发展不甚理想,严重影响了海南经济的迅速发展以及市场调节在整个经济中的比重的提高。
  海南非国有经济的发展需要市场化的其他方面如政府、产品市场、要素市场、中介组织及法律制度多方面的全面扶持,为民营经济的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如改善民营经济的融资环境,为有发展前景、产品有市场、资金回笼快的各类中小企业,包括个体私营企业提供贷款担保服务,缓解企业融资难的问题。积极探索建立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风险投资基金,利用民间资本,促进各类中小企业的发展。如改善经济环境,继续取消一些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性基金项目,降低行政事业性收费标准,减轻企业的社会负担及企业的交易成本。尽快出台海南鼓励民营经济发展的法规。
  3、产品市场的发育程度
  “产品市场的发育程度”有二个分指标。“价格由市场决定的程度(由3项分指标社会零售商品、生产资料、农产品中价格由市场决定的部分所占比重合成,为1999年数据)”、“减少商品市场上的地方保护(各地抽样调查企业在全国各省市区销售产品遇到贸易保护措施陈述的件数与相应省区的GDP之比的负相关指数)”二项指标均居全国第17位,表明海南政府指令性价格和指导性价格在产品价格形成中所占的比重相对偏高,并且存在着相当程度的地方贸易保护。与海南建省初期处于全国前列的水平相比,这一方面也表明产品市场的市场化程度回退较大,另一方面也表明其他地区的市场化进程在加快。
  海南是经济特区,在产品价格由市场形成方面应走在全国前面。减少商品市场上的地区贸易壁垒,对提高海南企业竞争力,能起到较好的促进作用。
  4、要素市场的发育程度
  要素市场的发育程度有4项分指标。其中“金融业的市场化”由“金融业的竞争(本省非国有金融机构吸收的存款占全部金融机构存款的比例)”和“信贷资金分配的市场化(本省金融机构贷款中非国有企业短期贷款所占比重)二项次分指标组成。“金融业的竞争”指标位居全国第10位,仅从数据看海南此项指标的相对程度较高。但实际上因为信托公司的存款存在历史性问题,所以不能反映真实的情况。“信贷资金分配的市场化”居全国第26位,而第二部分内容中的“非国有经济在工业总产值中所占比重”指标是居全国第16位,两者相差10个位次,这说明海南信贷资金分配结构与产出结构之间市场化程度偏离较大,并且表明海南信贷资金分配市场化程度相当低,仅排在内蒙古、新疆、黑龙江、青海之前。
  “引进外资的程度(各省区外商及港澳台商直接投资额与本省GDP的比例)”在全国排名第3位,名列前茅,但因海南的经济总量非常小,相对而言,显现出引进外资的程度较高,从2000年看,海南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额的绝对值为4.3亿美元,仅占广东的3.8%、江苏的6.7%。
  “农村劳动力流动性(城镇单位使用的农村劳动力年末人数占从业人员总数的比重)”指标海南排名第25位,这说明一方面海南的经济规模和经济发达程度较低;另一方面说明海南农村劳动力的转移和城市化进程较为缓慢。
  “本省市技术市场成交额占科技人员数”指数海南排名第2位,表明海南技术成果的市场化程度非常高。这也从一个方面提升了海南要素市场发育的水平。
  金融是要素市场发育中的重头戏,也是海南发展绕不过去的一个结,政府应从积极发展的态度来整顿规范、扶持海南的金融业。企业的发展离不开金融资本的支持。
  在吸引外资方面,关键是改善投资软环境,为外商提供全程的亲情服务,提高各级公务员的素质和工作能力,营造投资的良好氛围。
  5、市场中介组织的发育和法律制度环境
  市场中介组织的发育和法律制度环境共有4个分指标,每个分指标又都有二个次分指标。“市场中介组织的发育”指标排名第18位,其中两个次分指标“律师人数/总人口”排名第19位,“会计师人数/总人口”排名第13位,市场中介组织的发育是区域市场完善程度的重要指标,这个指标基本上反映了海南目前的现状。
  “对生产者合法权益的保护”指标排名第3位,其中两个次分指标“经济案件收案数/GDP(负相关指数)”排名第1位,“经济案件结案数/经济案件收案数”排名第8位。这说明了几个问题:一是海南对生产经营者合法权益的保护有了较大的改善;二是公民的法律意识较强;三是海南经济规模小,经济案件的发生率相对低于其他地区;四是生产者的合法权益比较有效地得到了法律保护。
  “知识产权保护”指标排名第18位,其中二个次分指标“三种专利申请受理量/科技人员数”排名第16位,“三种专利申请批准量/科技人员数”排名第20位。保护知识产权是维护技术市场秩序、保障技术进步和创新的重要条件,上述情况说明海南处在全国的中下游水平。
  “消费者权益保护”指标排名第8位,其中二个次分指标“消费者协会收到的消费者投诉案件数/GDP(负相关指数)”排名第5位,这表明一是海南消费市场秩序较好;二是海南人口少,市场小,消费者投诉案件数也相对比其他省区少。“消费者投诉案件解决数/消费者投诉案件数”排名第19位,比较靠后,这说明海南对消费者保护的程度不够高。
  海南市场中介组织的发育需要按照市场经济的要求去探索建立行业组织发展的新机制和新功能,促进行业协会的行为规范化、管理自律化、操作市场化、经济自主化。
  海南在法律制度环境建设方面应加大力度,提高立法和执法监督的工作水平,为海南的市场化建设提供法律保障。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