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  研究队伍  |  媒体宣传  |  改革社区  |  基金会  |  院友会  

用新的思维推进体制创新

  时间:2001-07-18   浏览次数:0

(联合论坛·北京)“九五”期间我国的经济体制改革是按照“攻坚”的部署展开的,现在看,这场“战役”打得相当艰苦。其间遭受到来自国内外诸多因素所造成的压力、阻力和冲击力,超过我们原来的预计。然而,经过全党全国人民的共同推动和努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框架”可以说“初步建立”,市场机制在配置资源中的作用“明显地发挥”,经济体制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这种变化表现在诸多方面,仅以所有制结构为例,1999年全国(未计算港澳台)工业总产值为126111亿元,其中各种形式的非国有工业总产值为90540亿元,占72%(据《中国统计年鉴2000》计算)。在31个省(市、自治区)中,浙粤苏闽四个新兴工业化地区尤为突出,非国有工业比重均超过80%,有的甚至达90%。我曾几次到上述地区和企业调研,确实感到耳目一新。
  同时也应清醒地看到,从整体上分析,经济体制改革离预计的目标尚有很大的距离:国民经济布局虽然有所调整,但“分布过宽”的局面尚未根本扭转,有的省(市、自治区)国有工业比重仍高达70%甚至80%以上;国有企业虽然有了一定自主权和活力,但尚未从体制层面解决其“市场主体”和“法人实体”问题;商品市场有了较大发展,但要素市场特别是资本市场“发育缓慢”;社会保障方面虽有9500万和9800万人分别参加养老保险和失业保险,但整个社会保障的体系性建设才刚刚起步;至于政府职能的转换,受体制性因素改革的掣肘也尚未到位。总之,体制性障碍仍是“十五”期间我国经济发展的制约因素。
  十五届五中全会公报指出:“今后五到十年,是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时期,是进行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的重要时期,也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扩大对外开放的重要时期。”在这一时期,国内外环境的深刻变化,将对我国经济体制格局提出新的挑战。从国际看,包括信息革命、生物工程革命和纳米技术在内的新技术革命,将使企业、市场的运作发生重大变化;包括投资自由化、金融自由化和贸易自由化在内的经济全球化进程,将使各国经济的相互依存度明显提高,特别是随着我国加入WTO,将使经济体制不可避免走上市场化和国际化的“不归路”,从而对现行体制造成前所未有的冲击;全球结构大调整以及相伴而来的企业兼并浪潮(1999年全球兼并24万余起,金额达2.3万亿美元),也必将带动我国国有资产结构和整个社会资产结构的战略调整。从国内情况来看,伴随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升级,不可避免地造成部分企业淘汰和职工下岗;伴随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农村劳动力流动也有可能出现一定程度的无序现象;至于加入WTO后遇到的“体制冲突”则更尖锐。这就使我们在今后五年内面临两类体制矛盾:一类是原有计划经济体制长期积累下来的深层次矛盾;另一类是在破除旧体制的转型过程中出现的新矛盾,而这两类矛盾往往会交织在一起,增添了工作的难度。为此,需要我们以“创新”的思维来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并寻求新的突破。正是在上述背景下,五中全会提出把“体制创新”作为“十五”期间推动经济发展和结构调整的“两大动力”之一。
  为了顺利推进“十五”期间的体制创新,我认为,在实践中要把握以下四点:
  第一,要紧紧把握体制创新的“轴心”。五中全会通过的《建议》,是把“体制创新”与“经济发展和结构调整”联在一起,作为一个整体提出的。按“十五”计划思路,经济发展是主题,结构调整是主线,这就要求在铺陈改革规划时,不能离开上述“主题”和“主线”而单纯地“为创新而创新”,应紧紧围绕经济发展和结构调整展开,以此为“轴心”,着力解决障碍经济发展和结构调整的国有资产战略重组、投融资体制改革、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等问题,以便为发展缔造适宜的体制环境。
  第二,要以新的思维模式实现体制创新。体制创新的要害是“创新”。按照我的观点,创新并非外部强加的,而是来自经济生活内部自身创造性的一种变动。“十五”期间,这种“创造性的变动”,不仅要突破传统体制的窠臼,而且也要超越前些年改革过程中我们自己形成的某些思路。例如,在企业制度改革的模式方面,面对全球化和跨国公司竞争,我们是否需要引入“企业科层”的理念?在金融改革方面,如何根据虚拟资本以金融系统为依托进行循环运动的新情况来进行新的构思?再如,在改革方式方面,面对某些利益集团在垄断领域的阻力,是否需要把“渐进变革”和“重点突破”结合起来?等等。这些都需要有新的思路。
  第三,要整合各方面力量,汇成推进体制创新的宏大队伍。创新需要社会精英的睿智,也需要广大民众的参与。从改革的进程及动力结构分析,前期表现为中央政府自上而下的推动和分层递进;随着市场机制作用的日益强化,来自地方政府、各类新经济组织和社会其他力量的“内生化”改革趋势逐步明显。我们应切实坚持江泽民同志关于“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并以此为指导思想整合各方面的力量,这样体制创新就有深厚的社会基础。
  第四,推进体制创新根本在于进一步解放思想。240年前,在欧洲发达国家由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转变的历史关头,清王朝统治者表现了极大的麻木和僵化,正如马克思说的“一个人口几乎占人类三分之一的大帝国,不顾时势,安于现状,人为地隔绝于世并因此竭力以天朝尽善尽美的幻想自欺。这样一个帝国注定最后要在一场殊死的决斗中被打跨”,“这真是一种任何诗人想也不敢想的奇异的对联式悲歌”(《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716页)。今天,我们又面临历史性的转折关头,我们必须吸取历史教训,把握时代脉搏,克服僵化思维,进一步解放思想,使体制创新取得突破性进展。(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常修泽)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