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深化产业合作释放中韩经贸合作新潜力(总第1207期)

  时间:2019-01-11

  总第1207 

  2018116 

  以深化产业合作释放中韩经贸合作新潜力 

  ——2018中韩产业合作研讨会观点综述 

  何冬妮 

    20181029,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简称“中改院”)与韩国东北亚研究财团共同举办中韩产业合作研讨会。与会专家认为,在内外形势变化下,以深化产业合作为重点释放中韩经贸合作新潜力,是中韩应对逆全球化挑战的共同需求,也是中韩两国产业升级和经济发展的共同需求。 

    一、 新形势下中韩产业合作大有可为 

    与会专家认为,把握中韩经济发展的趋势性变化,是讨论中韩产业合作的基本出发点。新的形势下,中韩产业合作大有可为。 

    1.“中国需求”持续扩大蕴藏中韩产业合作新潜力。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中国正处在经济转型的关节点,产业结构、消费结构、城乡结构都处在深刻变化中。中国经济转型升级蕴藏着巨大的需求潜力。韩国在新的工业革命背景下正在推进产业结构调整。中韩两国产业互补性强,产业合作的需求在不断加大。韩国东北亚研究财团理事长郑德龟认为,随着中国产业升级,中日韩三国产业传统分工的“大雁形态”在逐渐消失。如何在全球价值链中形成中韩之间互补性的产业合作关系,需要战略层面的思考。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认为,中国今年零售商品销售总额有望超过美国从而成为全球最大的零售商品市场。这个市场如果为全球共享,全球的价值链将被重塑。这是中韩产业合作首先要关注的重大趋势性变化,同时也构成了中韩产业合作的新基础。中国出口顺差有可能急剧下降,预计到2020年经常项下会基本持平。这意味着中国许多出口导向型工业可能会变成内需导向型工业,为中国与其他国家产业合作提供了新机会。中日韩三国都是出口导向型国家,美国贸易政策变化使中日韩出口导向制造业都面临很大的挑战,中日韩必须寻找新的合作方式。 

    2.逆全球化挑战下中韩产业合作的需求上升。韩国汉城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朴胜禄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对韩国产业的冲击很大。中国向美国出口商品的时候,其中包含了很多来自韩国的附加值,向日本出口的时候也有很多来自韩国的附加值。中国外交学院副院长江瑞平认为,如果中美贸易战升级,对高度依赖中国市场的韩国出口会造成很大的冲击。去年韩国总出口中有26.7%的份额是依赖中国市场的。要把来自美国的压力以及逆全球化的压力变为内部合作动力,包括中韩产业合作的动力。郑德龟认为,应对中美贸易摩擦,中国可以借助韩国、日本等区域力量,加强合作,抱团取暖。 

    3.东北亚和平趋势为中韩产业合作提供新机遇。专家普遍认为,朝鲜半岛正在推进积极的民族和解,将释放和平红利,为中韩产业合作提供新的机遇。江瑞平认为,随着朝鲜半岛问题的缓和,地区总体政治安全局势向好。东北亚区域合作有可能进一步提速,为中韩产业合作创造重要机遇。中日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上已经达成明显共识。中日首脑会晤明确提出要加强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力度。这为中韩产业合作创造良好的外部条件,也提供了新的机遇。比如说中韩可以在北朝鲜产业和经济发展上携手合作,共同帮助促进北朝鲜的市场化、现代化进程。 

     

    二、 深化中韩产业在全球价值链上的分工合作 

    与会专家认为,中韩产业合作的互补性基础没有变,中韩产业要形成可持续的合作,必须在价值链的合作上有新的思路。 

    1.在全球价值链上拓展深化中韩产业分工合作。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原部长赵晋平认为,中韩产业具有较强互补性这一点没有变,这是产业合作的重要基础。传统的产业分工已经难以适应新形势的需要,中韩要把共同提升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作为中韩产业合作的制度设计、领域设计的基本出发点。要在“微笑曲线”的两端加强中韩产业合作,使双方的产业都在全球具有更强的竞争优势。这样在双方产业合作基础上形成的竞争优势,将使双方成为密不可分的利益共同体。韩国产业经济与贸易研究院原院长金道熏认为,在第四次产业革命带来技术、消费结构和社会结构的深刻变化的背景下,双方在创新产业生态系统方面有许多合作的新空间和新领域。韩国产业和企业应积极主动加入中国的创新产业生态系统。例如,在中国有优势的信息、通信和技术产业领域,韩国企业应与阿里巴巴、腾讯等有竞争力的企业开展合作。 

    2.重点是加快服务业开放合作。迟福林认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蕴藏着巨大的服务贸易需求,预计到2020年,中国服务贸易总额将达1万亿美元;到2030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服务进口国,占全球服务进口总额的13.4%。这意味着中韩服务业合作的巨大空间。曹远征认为,服务业已经成为中国第一大产业,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的快速发展,使服务业成为中韩产业合作的最大潜力所在。以往中韩在全球价值链中服务领域的合作并不充分,应当加强服务业领域的双向开放与深度合作。朴胜禄认为,服务业是中韩产业合作最具有前景的领域。在批发贸易、零售贸易、金融贸易、法律和财务服务等领域,中韩有许多产业间贸易,未来双方可以向对方出口更多具有更大附加值的服务。 

  3.关键要加强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的合作。郑德龟提出,加强中韩在全球价值链上的合作,跨国公司和大企业间的合作很重要,但关键要发挥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的作用。金道熏认为,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一定要加入中韩产业链和价值链合作。为跨国公司和大企业提供配套服务的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的竞争力,是跨国公司和大企业竞争力的源泉,直接关系到产业的竞争力。赵晋平认为,中小企业如果不能参与其中,产业合作是没有根本作用和意义的。如果为跨国企业提供配套服务的中小企业能力薄弱的话,最终影响的是跨国企业在新技术、新产品上创新的能力。 

  三、 促进自由贸易和产业合作相结合 

    与会专家认为,促进自由贸易和产业合作相结合,就能在加快多边双边自由贸易进程中,更快释放中韩产业合作的潜力。 

    1.加快双边多边自由贸易进程。赵晋平认为,中韩自贸协定第一阶段谈判签署协议以后,双方90%左右的商品逐步实现零关税。90%的货物贸易零关税还不够,应当在更多领域进一步提升贸易自由化水平。双方应尽快达成高水平的服务贸易自由化协定,明显提升双方在电信、医疗、金融等服务贸易领域自由化便利化水平。郑德龟认为,中韩两国应通过自由贸易和地区主义共同应对外部压力。中韩自贸协定应当在服务贸易方面有更大的突破。同时,应该加快中日韩自贸区进程。 

    2.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布局产业合作 。江瑞平认为,中韩“一带一路”合作有很好的基础,已经基本实现战略对接,未来可以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强化在第三方市场的合作。赵晋平认为,中韩企业可以资本为纽带,以合作、合资的方式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曹远征认为,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中韩还有很多合作领域没有开拓。比如,韩国浦项钢铁和中国钢铁能不能合作为“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制造用钢。中韩携手开拓第三方市场的重点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发展中国家。此外,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释放出的最大红利是北朝鲜的劳动力红利。中国、韩国、日本的资本跟北朝鲜廉价的劳动力结合,可以发展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尤其劳动密集型制造业。这既能满足北朝鲜经济发展的需要,也能满足中国、韩国、日本甚至可以满足东北亚的市场需求。 

    3.携手促进东北亚经济合作。曹远征建议,应当把东北亚合作机制和东盟合作机制提升到更高层次,尤其是加强金融合作。比如,推进清迈机制完善化,加快构造亚太金融安全网,甚至可以考虑建立亚元。郑德龟提出,中韩两国在推进双边多边合作的过程中,需要研究如何把北朝鲜纳入东北亚经济合作和自由贸易的进程。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