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自贸试验区要在高水平开放上实现重要突破(总第1206期)

  时间:2019-01-11

  总第1206 

  2018116 

     

  海南自贸试验区要在高水平开放上实现重要突破 

    20181026,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中国南海研究院、国务院参事室自贸区建设研究中心、海南省人民政府研究室在海口共同主办以“高标准高质量建设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为主题的研讨会。与会专家认为,面对国内外形势的深刻变化,高标准高质量建设海南自贸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要在探索高水平开放上有所作为、有所突破,努力建设新时代改革开放新高地。 

    一、以高水平开放促进海南自贸试验区高标准高质量建设 

      1.海南自贸试验区承担着探索高水平开放的艰巨任务。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认为,海南要深入研究逆全球化、新工业革命、高质量发展给海南带来的新机遇、新挑战。例如,一旦201911关税率是25%,人民币贬值不可能化解,企业不可能化解,客户不可能化解。在这种情况下,下一步要扩大第三方市场的合作,培育共享新型供应链,这些方面都给海南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机遇。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原院长霍建国认为,海南要在高水平开放上实现突破,是我们面临着国内外形势所提出的紧迫要求,海南自贸试验区承担着探索高水平开放的重大而艰巨的任务。一是欧美经济进入了快速的复苏阶段,发达国家的内部利益竞争在加剧;二是南北矛盾加剧,WTO规则面临新一轮的改革,我们要争取主动,国内配套改革要跟上;三是国际技术贸易中限制壁垒在上升,我国兼并收购获得的海外技术和市场的障碍增多;四是美国股市、伊核危机等带来的市场风险急剧增大;五是中美矛盾的中长期性与国内经济转型交汇,困难和亮点并存。面对这样的形势,海南两年内完成自贸试验区建设,2025年建立最高开放水平的自贸港,时间紧迫、任务艰巨。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院长余敏友认为,高标准高质量建设海南自贸试验区是中国应对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引领、塑造新型国际秩序,构建公正公平的新型全球治理体系的重要实践;是应对全球威胁,改变全球治理失灵、发展失衡的中国理念和中国方案之一。 

    2.打造我国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对外开放门户。国务院参事室副主任张彦通认为,海南是我国改革开放的前沿,也是连接和辐射东南亚的重要区域。要发挥海南“具有成为全国改革开放试验田的独特优势”,加强与国内其他地区特别是香港、澳门及南海周边国家的合作。在服务“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海洋强国等国家战略中发挥特殊作用。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认为,海南要以海洋经济为切入点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打造成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对外开放门户。为此建议:一是打造区域性的空中丝绸之路;二是打造环南海邮轮旅游圈;三是构建环南海经济合作圈;四是把发展海洋经济作为切入点做大海南自贸试验区。重点发展港航产业、油气产业,做大海南海洋经济总量。台湾恒业法律事务所主持律师林继恒认为,海南面向东南亚,可作为东南亚进入中国大陆的门户,海南有非常高的战略地位。一个可能的选项是,让海南成为区域营运总部,定位为一个区域营运中心,而不是某个产业基地。跨国企业选择在东南亚投资的区域型总部,至少可以做到小型离岸中心,这样海归人才、国际人才就会逐步的到位。要实现这一目标,绝不只是租税优惠,更重要的是有良好的交通、市场和完整的制度配套,有这些全方位的基础建设,海南才能够成功。 

    3.对标高标准FTA,在海南自贸试验区、自贸港超前试验。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贸学院院长沈玉良建议,海南要对美式FTA、欧式FTA、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欧盟与日本自贸区协定进行比较分析,分析哪些领域可能跟海南有关。最高标准不是很泛,已经很具体,有的具体到产品,有的具体到产业。海南把所有这些都试点是不行的,只要在这当中有两到三条做好,为国家的高水平开放战略进行试点,同时,海南的市场也做大了,就达到了成果。天津财经大学教授、天津市自由贸易区研究院执行院长刘恩专认为,要在自贸港政策与FTA战略联动方面实现“双自联动”,联动的逻辑是自贸港的开放政策要明显的超前于FTA,要在自贸港超前进行贸易投资政策的改革,直面FTA谈判中的问题,率先在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自由贸易港进行试验。自贸港政策设计要注重与欧洲商业体系的融合、为加快构造以立足周边、辐射“一带一路”、面向全球的自由贸易区网络奠定坚实基础。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符正平认为,海南应是一个全域性的自由贸易港区,海南可以借鉴迪拜的经验,有些是全域型的,像工商登记可以统一做;有些试验要从点上突破,需要从单一的功能区入手,靠基层片区的创造力、积极性是非常重要的。 

    二、以服务业市场开放为重点形成服务贸易发展新优势 

    1.海南完全有条件在服务业市场开放和服务贸易创新发展上形成独特优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原部长赵晋平认为,服务贸易自由化,既体现了投资自由化的内容,同时也体现了贸易自由化的内容。目前的自贸试验区,贸易讲得比较多,投资讲得比较少。海南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有两个深刻内涵,一是在医疗服务业的投资准入方面,在全岛甚至在全国范围内没有向外来投资者放开的,在先行区准入开放方面是先行开放的;二是在乐城先行区内,对于一些必要的医疗和器械关税水平比较高的可以减免一部分关税,既体现了贸易自由化也体现了投资自由化的内容。建议把乐城先行区作为未来推动服务业市场准入开放和贸易自由化的一个模式借鉴,在其他的行业领域采取同样的方式逐步推进。南开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盛斌认为,要增进海南自贸试验区的开放属性与功能。一是大力推进贸易便利化,优化港口效率与布局,发展细分行业贸易。比如把发展冷链物流作为突破口;二是大力引进外资,提高对外招商引资的力度,特别是在设计规划、旅游开发、文体娱乐等领域与国际名企和联盟合作;三是争取在服务业开放上获得更大的开放自由度,或针对海南自贸试验区实施特殊的服务业负面清单;四是逐年递增“离岛免税”人均总金额,废除对单品和每次购买的额度限制,大幅度增加种类,并引入免税店的竞争机制;五是对指定国别和地区的境外游客实施免签与落地签。国家统计局原党组成员郑京平建议,海南要瞄准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的环境,对在我国其他地区研发和成本太高、在内陆试验有风险的产业进行探索创新。比如,引进耗材需求量大、进口税率高的研发项目;引进新的先进医药和医疗器械的研发;研发主要面向海外市场的商品和服务。 

    2.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旅游消费中心要有实质进展。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海南建设国际旅游消费中心面临的突出矛盾在于,国内不断上涨的服务型消费需求与海南国际化产品和服务供给严重不足。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旅游消费中心,着力点要放在扩大国际化旅游产品及相关服务供给上。一是加快海南免税购物政策的重大调整。例如,争取中央将免税特许经营权下放给海南,所有符合条件的企业都可以经营免税业务;全面放开日用消费品的品种限制;在确保自用的前提下,放开对本岛居民购买免税产品的限制。二是以健康医疗市场全面开放为重点培育旅游消费新热点。努力争取进口药品、医疗器械市场开放的重要突破,率先在海南免征进口药品增值税;争取支持海南引进美国、欧盟的药品质量安全标准;争取在以癌症治疗为主的医疗器械进口方面实行零关税。三是与香港合作建设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和香港联手打造免税购物的产业链、消费链;推动琼港服务管理标准、规范及市场监管执法标准的全面对接。中国旅游协会休闲度假分会会长魏小安认为,海南建设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关键是赋能。为此建议:一是改革权力要落实,海南要抓住此次改革契机寻求突破,在立法领域积极主动作为;二是政策推进要落地。特别是将宏观积极态势和具体政策落实紧密结合,让系列具体政策不落空;三是深化国际机制,形成体系;四是人才战略当先,补足复合型人才缺少的短板;五是存量挖掘赋能。例如,要摸清房产建筑面积等底数,以共享等方式加以利用,挖掘其经营功能,并建立良好的监管体系;六是优化增量结构。比如海洋旅游发展需要突破、娱乐项目需要增加、旅游公共服务需要深化等;七是全面扩大空间。结合海南地形地势、气候条件、海陆分布等,统筹谋划旅游空间新格局,充分挖掘旅游空间潜力;八是通过形成365天消费市场、打造四季产品、完善24小时产品等做法来持续延长和利用消费时间是值得研究的问题;九是新兴业态引领。海南可大力发展物流、生态、康养、创意、文化、度假、海洋、金融、信息、会展等产业,发挥新兴业态引领作用;十是全面拉动海南。海南的旅游消费需求的根本拉动力在于市场,首先要瞄准粤港澳大湾区7000万消费群体。 

    3.高度重视数字服务贸易发展和自由数字港建设。沈玉良认为,要对旅游业、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进行细分。海南能在一个细分产业领先就很不错了。为此,海南要分析细分产业相关的货物和服务贸易、国际投资的流向和流量;分析数字技术下对贸易、投资流向和流量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分析细分市场的国内、国际市场;分析海南自贸试验区、自贸港的区位优势是什么;海南在细分市场布局中需要的治理能力是什么?海南生态软件园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淳至认为,区块链未来具有巨大的发展前景,要推动“海南自贸区(港)区块链试验区”发展。为此建议:一是建立数字公民。对于数字贸易,政府管理很难,数字公民的建设是非常好的解决方案;二是建设数据高速公路,打造自由数字港。让海南与东南亚国家、“一带一路”的国家和地区、全国建设数据高速公路,从打造数字公民到数字企业再到自由数字港。如果海南有上千万级的数字企业在海南给我们缴税,未来亿万人才为海南的发展服务,最后构成了一个自由数字港;三是建立“一带一路”或东盟覆盖6亿多人的共享数字空间。促进火币总部、区块链总部等总部基地落户海南。 

    4.以服务贸易为主导研究设计海南版负面清单。赵晋平认为,目前自贸试验区是由一个统一的负面清单进行管理和指导,各个自贸试验区特别是海南自贸试验区有自身发展的特点,在这样一个统一的负面清单的管理下,很难适应自身特点,进一步扩大开放。需要结合海南自身的地缘优势、资源要素禀赋和中央的指导意见对负面清单提出要求。中央和海南省要加强协同合作,为海南自贸试验区真正打造一个量身订作的外商投资准入的负面清单。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研究员夏锋建议,以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为目标,以服务贸易创新发展为主导,研究形成既符合国际自由贸易港通行做法、又具有海南特色的负面清单总体框架,由此实现海南从“区”到“港”的重要突破。一是大幅放宽服务业市场准入;二是逐步完善负面清单管理体系。降低负面清单的行业限制强度,探索采取岗位限制、差别待遇等形式,减少准入性限制;三是明确准入后国民待遇。逐步降低准入后的要求,保障外资准入后的国民待遇,努力营造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环境;四是对新业态或关键领域预留空间,保留负面清单权力;五是同步推出相关附件,提高负面清单的可操作性;六是强化负面清单的透明度与可预期性;七是加快负面清单立法进程。 

    三、适应服务贸易发展需求,创新海关监管模式 

    1.自由贸易港边界从传统的卡口监管向状态监管转变。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理事长王新奎认为,普遍的经验是“一线放开、二线管住”的特殊功能区的监管方式。服务业不可能“一线放开、二线管住”,特别是数字服务业,不存在一线、二线的问题。为此建议,自由贸易港边界要从传统的卡口监管向状态监管转变。过去卡口监管办法对货物贸易是有效的,现在服务贸易、数字贸易上,有技术条件、有必要性进行状态监管。郑京平认为,紧扣特色首先是紧紧扣住海南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这个独特优势,全岛形成的天然隔离区,海南要充分的利用,因为其他的试验区不具备。根据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定义,还是有一线和二线的问题。海南基于“一线管住,二线放开”,很好管、很好放,因为全岛是天然形成的。 

    2.“一线”充分放开要有新突破。赵晋平认为,过去的实践中,货物贸易方面便利化的举措多一点,但涉及到自由化的举措相对比较少。对于海南来说,增设海关特殊监管区,为未来全面的货物贸易自由化、自贸港平台的建设奠定一个坚实的基础。建议要增设海关特殊监管区,并且通过保税物流通道和园区的方式能够做到海关监管区的互联互通,为自贸港的建设奠定基础。刘恩专认为,自由贸易港“一线”放开要有新突破。自由贸易港要保持吸引力,就要实现“境内关外”机制下的“一线”充分放开,并采取单项突破策略。率先同国际高标准FTA对接,形成独特的监管体系、体现开放最前沿的体制机制,即在自由贸易港实现通关“五不”:不申报、不征税、不查验、不统计、不设账册。适度开放离岸贸易和离岸金融,探索实行自由贸易港“极简版负面清单”制度。 

    3.“二线”高效管住要有新举措。刘恩专认为,政策设计的关键在于“双二线”下监管体系建设。“二线”的监管体系的改革、创新决定着“一线”的改革开放政策的维度、内容和力度。“二线”的“管住”主要考验贸易(自由便利)监管能力。“二线”的“管好”和“有限渗透”主要考验金融开放的事中事后监管能力。沈玉良认为,要建立适合数字经济的监管制度,这是对整个国家的挑战。因为它从原来实体企业之间的交易变成了虚拟的个人交易,需要建立起的一套系统。 

     (夏锋、王磊整理)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