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  研究队伍  |  媒体宣传  |  改革社区  |  基金会  |  院友会  

迟福林:消费新时代的服务业市场开放(总第1170期))

  时间:2018-04-24

     进入新时代,在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历史性变化的背景下,随着居民消费结构的快速升级,推进服务业市场全面开放,不仅是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需要的一个重大举措,也是进一步扩大开放、推动自由贸易进程的重大举措。这里,我提出几个问题与大家讨论。 

    一、消费能否拉动经济增长? 

    2012年,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出版了年度研究报告《消费主导》。在这本书中提出了一个判断,我国进入新阶段,消费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日益提升,并将成为拉动经济增长和产业变革的主导力量。对此,有专家对消费拉动经济增长提出疑问:消费能拉动增长吗? 

    1.消费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2017年我国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58.8%,估计到2020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超过65%。在一些区域,消费对增长的作用更为明显。例如,2016年海南省最终消费率达到61.6%。消费已经成为我国进入新时代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消费主导既是一个基本事实,也是一个发展趋势。 

    2.消费是增长的根本和基础。消费是经济增长的目的,同时,消费也是增长的动力。更重要的是,消费是生产的生产。尤其是进入消费新时代,我国正发生的产业变革、市场环境变化是同消费结构升级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从根本意义上说,经济结构变革基础在于消费结构变革;投资增长的基础在于消费增长,这既包括实际消费,也包括潜在消费。所以,在讨论产业变革、经济增长时,首要的是对消费在发展中的作用要有客观判断和理性分析。 

    二、我国消费结构是否发生历史性变化? 

    从过去几年的情况看,我国消费不仅在规模上快速增长,而且在结构上呈现快速升级的态势。其中,服务型消费全面快速增长成为我国消费结构升级的一个突出特点。对此,有专家提出,这个判断是否夸大了现阶段消费的能力? 

    1.服务型消费需求全面快速增长。我国消费开始进入新时代,老百姓在健康、医疗、文化、旅游、教育、信息等方面的服务型消费需求全面快速增长,已经成为人民对美好生活需要的主要内容。初步估算,目前我国城镇居民服务型消费支出占比达到45%左右,农村居民服务型消费支出占比达到30%左右。随着服务型消费需求的全面快速增长,以服务型消费为主的新型消费成为拉动产业变革、商业模式变革的主导力量。 

    未来几年,我国城乡居民消费结构仍将保持快速增长的态势。在城镇,按照城镇居民服务型消费每年新增1.5~2个百分点估算,预计到2020年我国城镇居民的服务型消费支出达到50%左右;在农村,如果城乡一体化速度加快,基本公共服务总体实现,到2020年我国农村居民的服务型消费支出有可能接近40%。综合判断,到2020年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时,服务型消费将占我国居民消费的半壁江山。 

    2.服务型消费需求的发展给经济发展带来的机遇与挑战。13亿人服务型消费需求的快速增长对我国经济增长与产业结构变革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例如,海南作为全国的后花园,国内外游客对海南的需求主要体现在健康医疗、教育、文化体育娱乐、教育、生态环境、信息等服务型消费领域。服务型消费需要服务型的产品、生产体系和人才保障。在全国对海南服务型消费需求全面快速增长的趋势下,海南在服务型消费产品的供给务体系、服务标准、人才供给等方面严重短缺,成为一个突出矛盾。在拥有优良生态环境和良好硬件的基础上,如何适应国人对服务型消费产品的需求,提升服务型消费的标准和供给质量,成为海南改革开放发展的重大任务。 

    3. “有需求、缺供给”的突出矛盾成为下一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三去一降”取得初步成效的情况下,要主动适应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在“补短板”上下更大的功夫。这个短板,不仅仅是公共服务、社会保障方面的短板,更是供给方面的短板。总的看,现在“有需求、缺供给;有产品、缺品牌;有服务,缺标准”等,已经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解决的一个突出问题。 

    以健康产业为例,2016年我国大健康产业规模为5.6万亿元,预计到2020年大健康产业的产值规模有望超过10~14万亿元。其中,我国老年健康管理服务、老年康复护理、老年家政服务等产业,每年大约有1万亿元的产值,而实际为老年人提供的产品与服务不足1000亿元,只有1/10左右。与此同时,新的科技革命将引导新的潜在消费需求得到释放,尤其是年轻一代,对文化娱乐、信息消费需求的潜力巨大。这也是为什么信息消费连续5年保持20%以上的增速。 

    三、推进服务业主导的产业变革是不是工业化发展的规律? 

    从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型,是新阶段产业变革的重点所在,也是提升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所在。有观点质疑,推进服务业主导的变革是否不利于发展实体经济,不利于发展制造业? 

    1.我国总体进入工业化后期,产业变革从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是不是一个客观规律?国际经验表明,进入工业化后期的国家和地区,服务业占比至少要达到65%左右,我国与此相比还差10多个百分点。例如,德国之所以成为制造业强国,关键是因为有“两个70%”:一是服务业占GDP的比重是70%;二是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的比重是70%。我国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的比重大概只有40%~45%,这是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重要原因。从实际情况看,研发、物流、信息、现代金融和实体经济发展不相适应的矛盾相当突出。要促进我国实体经济发展,推动新的科技革命带动新的产业变革,核心问题是加快研发等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尤其在以人工智能为重要标志的新科技革命背景下,发展现代服务业,尤其是生产性服务业已成为我国发展实体经济、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所在。走向服务业主导,不是不要实体经济,恰恰是做大做强实体经济的关键举措。 

    2.从现实矛盾看,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型是我国经济发展的现实需求。我国现代服务业占比较低。以海南为例,2017年海南第三产业占比为55.7%,比全国平均水平高4.1个百分点,但海南现代服务业比重偏低,成为国际旅游岛建设面临的突出矛盾。特别是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形成历史性交汇的背景下,我国研发水平和发达国家相比还有明显差距。从这个突出矛盾出发,推动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型是我国进入工业化后期的客观要求,是提升实体经济发展水平、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所在。 

    3. 走向服务业主导需要加快服务业市场开放进程。从现实情况看,供给不适应消费需求,主要掣肘在于服务业市场开放滞后。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放宽服务业准入限制”,“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面对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历史性的变化,服务业市场开放成为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需要的重大举措,是我国扩大开放的一个重大举措,是我国应对贸易保护主义、推动全球自由贸易进程的重大举措,成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尽快啃下的“硬骨头。预计近期我国将公布加快推进服务业市场开放的一系列重大举措。 

    随着服务业市场开放的加快推进,海南将迎来发展的历史机遇。相信中央会鼓励和支持海南在服务贸易市场开放方面走在全国前列,在加快服务贸易市场开放的同时拉动本地区的产业转型升级;与此同时,创造条件,加快建立自由贸易港。这些重大举措,将为国内外的企业带来重要的商业机遇。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在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与网易财经共同主办的“新时代 新商业革命—2018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中改院论坛”上的主题演讲,201848,海南海口。 

来源: [关闭]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