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  研究队伍  |  媒体宣传  |  改革社区  |  基金会  |  院友会  

务实推进中日韩经贸合作——第四届中日韩合作对话会议专家观点综述(总第1146期)

  时间:2018-01-31

  20171020,由中国外交学院、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日本国际经济交流基金会、韩国东亚基金会共同举办的第四届中日韩合作对话会议在韩国首尔召开。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蕴岭、韩国东亚基金会理事长孔鲁明、日本国际经济交流基金会会长日下一正等来自中国、韩国、日本的50多位专家学者出席了会议。与会专家围绕新形势下促进中日韩三国合作等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现将专家主要观点综述如下: 

  一、中国转型发展为中日韩合作提供广阔的市场空间 

  专家认为,世界经济看亚洲,亚洲经济看中日韩。未来510年,中国转型发展进程加快,为中日韩合作提供了广阔的市场空间。 

  1. 中国经济转型发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已经呈现出比较明显的趋势,正在加快推动高质量的发展。一是产业结构正由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型。预计到2020年,中国服务业比重有可能达到60%左右,服务型经济的新业态、新模式、新产业不断涌现,成为工业革命的新动能;二是消费结构正由物质型消费为主向服务型消费为主转型。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消费总规模有可能扩大到50万亿元人民币左右,中国将进入一个“新消费时代”;三是城镇化结构正由规模城镇化向人口城镇化转型。预计到2020年,中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有可能提高到60%以上,为新一轮科技革命与新经济的创新和应用提供广阔的空间;四是开放结构正由货物贸易为主向服务贸易为重点的转型。预计到2020年,中国服务贸易占外贸总额比重将增加到20%以上。 

  2. 中日韩合作可从中国经济转型发展中获得巨大红利 

  韩国企业合作组织委员会主席安忠荣认为,如果美国积极推行逆全球化政策,将使东亚经济以及亚太经济蒙上阴影。中国要加快以国内消费和服务业为主的经济再平衡进程,为中日韩合作提供了许多新的机会和新的空间。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蕴岭认为,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中日韩经济关系已经发生了历史性变化。例如,过去中国经济相对依赖日本,现在日本更多地依赖中国市场,中韩之间的经济关系结构也发生了变化,日韩对中国市场的依赖性明显上升,中日韩需要构建新的经济合作框架。 

  3. 中日韩合作可为全球发展注入新动力 

  韩国成均馆大学经济学教授金庆洙认为,虽然全球经济迅速复苏,但还没有完全从金融危机中摆脱出来,这是制约中日韩三国发展非常大的一个问题。美国退出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中日韩三国仍然面临着金融冲击和汇率波动风险。东北亚地区关系继续紧张,给该地区经济繁荣带来严重影响。中日韩三国需要携手应对共同挑战,这对东亚乃至全球的发展都很重要。 

  安忠荣认为,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到来之后,中日韩三国正成为一个日益强大的制造业区域中心,并可能成为新兴服务经济体的领先增长中心。三国需要共同努力,共同应对全球化、开放贸易和积极跨境投资的新浪潮。 

  迟福林认为,未来510年,将中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韩国创造型经济政策、日本科技立国政策相对接,充分利用中国13亿人的服务消费大市场、技术应用大市场,在健康管理、医疗服务、文化娱乐等服务业,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智慧城市、大数据等信息技术服务领域加强合作,既能为本国经济增长提供新动力,也将为全球经济复苏提供新动能。 

  二、务实加快中日韩经贸合作 

  专家认为,在国际形势复杂变化的背景下,务实加快中日韩经贸合作,是三国的共同需要,以为东亚经济乃至全球经济增长带来红利。1.构建东亚命运共同体,携手应对共同挑战 

  张蕴岭认为,从东北亚大区来看,中日韩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三国应着眼长远,在新的经济关系架构下,以新的方式、新的基础、新的方向推进合作,发出共同的声音,引导东亚共同发展。面对当前中日韩出现的新形势、新挑战,尽快恢复中日韩领导人峰会,可以为中日韩稳定发展和长期合作进行规划。 

  韩国国际经济政策研究所东北亚经济系副主任郑卫坤建议,中日韩三国应切实合作推进东北亚共同繁荣,在东北亚地区和平和稳定发展中发挥关键作用,妥善解决争议问题,应尽快重启三国领导人峰会。 

  韩国东亚基金会理事长孔鲁明认为,为实现东亚地区可持续发展的宏伟目标,中日韩三国的合作,不能局限于经济领域,应扩大沟通渠道,由经济合作、环境合作等逐步发展到政治层面。 

  安忠荣认为,中日韩面临着“亚洲悖论”的挑战,即一方面区域内国家之间的经济相互依赖程度不断增长,另一方面区域内国家之间在政治和安全方面的合作出现倒退。为重塑全球治理体系,中日韩三国应在破解“亚洲悖论”上发挥关键作用,通过加强经济合作,尤其是促进三国间贸易、投资合作,以经济合作带动政治和安全合作。 

  迟福林认为,美日韩安全体系的强化,有可能成为中日韩合作的最大障碍。面对经济全球化逆潮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挑战,中日韩应排除干扰,充分发挥各自比较优势,务实推进三国贸易和投资便利化进程,力争2020年实现建成东亚经济共同体的既定目标。  

  2.务实推进“一带一路”中日韩合作 

  金庆洙认为,美国特朗普政府退出TPP后,中日韩从共同利益出发,应当加快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进程。由中国主导的RCEP应该尽快建立工作组,以解决悬而未决的问题,增加参与国之间的理解和互信,同时要分阶段设计路线图,务实推进。 

  亚洲开发银行研究所所长吉野直行指出,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各国开展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合作能实现共赢。亚洲基础设施投资的资金需求巨大,需要政府出力,也需要民间参与。“一带一路”最成功的地方,一是带动直接投资;二是溢出效应,包括带来更多的工作机遇和其他方面的增长。 

  张蕴岭建议,由中日韩三国牵头召开东北亚合作会议,探讨日本、韩国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对接的相关问题。 

  3.加快中日韩自贸区进程 

  郑卫坤认为,应加快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东北亚地区加强合作关系,中日韩三国的合作巩固尤为重要,因此加快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谈判是非常必要的。 

  安忠荣认为,作为贸易导向的经济体和开放贸易体制的受益者,中日韩三国需要共同努力迎接全球化、开放贸易和积极跨境投资的新浪潮,应尽快推进处于半停滞状态的中日韩自贸区谈判。 

  迟福林认为,中日韩三国经贸合作空间巨大。中日韩三国人口总和超过世界的1/5,经济总量占世界的20%,贡献了亚洲经济增量的70%和世界经济增量的36%2016年,三国贸易总额达到5230亿美元左右。当下,重要的是克服阻力,尽快实现中日韩自贸区谈判的突破,务实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进程。   

  张蕴岭认为,目前中日韩自由贸易区谈判进展比较缓慢,一是由于三国政治经济形势变化,三国各有各的优先考虑;二是原来的思路是考虑签订一揽子、高水平的协议,如果继续按照这个思路,可能要很长时间才能达成。为此,可以先形成功能性的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安排:一是在容易谈成的行业和领域,先形成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的安排;二是在重要的、收效最明显的行业和领域先形成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的安排。 

  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深川由起子认为,中日韩自由贸易区谈判应与国内结构性改革同步推进。三个国家都需要进行结构性改革。比如,韩国劳动力市场不改革,很难实现真正的自由贸易区;日本国内市场改革本身就很慢;中国服务业市场需要进一步开放。 

  三、以新经济为重点加强产业合作 

  专家认为,第四次工业革命为中日韩产业合作带来新机遇,以新经济为重点加强产业合作,将加快释放中日韩经贸合作红利。 

  1.加快新经济、新产业领域合作 

  郑卫坤认为,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背景下,中日韩三国产业都面临转型发展。三国在继续推进传统产业自由贸易的基础上,应积极探讨在新经济领域的合作,比如电子商务、新金融等领域。 

  张蕴岭指出,新经济领域的合作将是务实推进三国合作的突破口。要充分发挥市场功能,要对新领域合作进行超前性研究,以新经济领域合作引领东亚经济发展。 

  迟福林建议,建立中日韩新经济企业合作网络,促进企业在健康管理、医疗服务、文化娱乐、移动互联网、云计算、智慧城市、大数据等新领域加强合作。 

  深川由起子建议,三国应在培养创客精神、年轻创业者等领域务实开展合作。 

  2.深化绿色产业和环境治理领域合作 

  日本京都大学荣誉教授、全球环境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松下和夫指出,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后,中日韩三国的态度和参与很重要。三国应在环境治理、新能源建设方面加强合作,积极应对气候变化。日本当前利率很低,而且有很多可用的资金,但问题在于没有太多的投资机会。 

  韩国高级科学技术研究所绿色增长研究院访问教授金相浹认为,应将绿色低碳发展、新能源合作提上中日韩合作议程。比如,共同推进亚洲超级电网项目建设;在电动汽车、智能电网等领域开展合作。 

  日本科技创新技术研究所首席研究员秋元圭吾认为,脱碳技术、再生能源产业等市场空间很大,中日韩三国可以在这些方面务实推进合作。 

  中国外交学院研究员董亮认为,东北亚环境治理的合作潜力很大,中日韩三国应在环境治理问题上加强区域合作、城市合作和信息交流,参照巴黎协定,共同推动环境治理。 

  张蕴岭建议,中日韩应通过技术转让、项目共建、城市污染治理、现有生产能力改造等方面的务实合作,加快环境治理领域合作。中日韩三国应从区域角度共同治理环境,要以科学的方法实现数据共享,共同形成解决方案。 

  3.推进健康产业领域合作 

  三菱韩国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藤吉优行指出,中日韩都面临着人口老龄化的挑战,可以健康、养老领域的合作为重点务实推进三国合作。 

  迟福林认为,应对中日韩共同面临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大健康领域的合作是三国务实开展合作的一个突破口。在大健康领域,中国有巨大的市场需求,企业有投资欲望,但缺少与需求相适应的管理、技术、产品、服务等,这方面日韩可以发挥优势。建议建立中日韩大健康产业联盟,使中日韩合作更贴近社会需求结构的提升。 

  专家普遍认为,中日韩三国克服困难、加强合作,对三国繁荣发展有重要积极作用,对东亚乃至世界繁荣稳定发展有重大影响。促进三国合作,需要进一步加强智库交流与合作,将更多的利益相关者纳入到中日韩合作对话会的平台上,共同为深化中日韩三国的经济合作贡献智慧。(执笔:杨睿) 

    

    

来源:中改院 [关闭] [收藏] [打印]